谈温

233633333

故事

我从来不曾听过这么温柔的言语。

那是很久以前发生的事,也许你会很不耐烦,但那又怎么样,我只是讲我的故事,管你听不听。
这是一个,关于爱情的故事,或许它称不上故事,因为这实在是太简短了,只是一瞬间发生的种种,实在不能连成篇章,因此,我要尽量描述一下我当时的心情。
那个人风度翩翩,长相俊秀,谈吐文雅,所有人的目光都被他吸引住,包括当时的我。

你以为我看着金陵城的灯火,想的是谁?

【邱蔡】自家粉头是对家蒸煮???(1)

好磕啊啊啊啊啊啊啊_(:з」∠)_


歼-20战斗人员:

娱乐圈paro+ABO,生子预警,A伪O/O伪A预警!


是我个人恶趣味产物哈哈哈哈会非常沙雕的


与正文平行的论坛体由 @歼-20后勤人员 负责!每周一更没有更的话各位小天使请催爆她谢谢!


日常求评论(1/1)


——————————————————


  “你再说一遍?”蔡居诚不可置信地瞪着就快哭了的宋居亦,“你说你接了什么?和谁?”宋居亦早就料到了蔡居诚的反应,但也真真切切被他师兄吓得够呛,心里早就把萧居棠那个坑货骂了一万遍,哭丧着脸递上张时间安排表:“师兄,真的不是我的安排啊,师父让我替你接一下这个本儿,说是想让你带带邱居新。”


  蔡居诚还是很震惊。


  邱居新?邱居新又是哪个旮旯里蹦出来的石猴子,面子大到要让萧疏寒往他这儿塞本?


“邱居新?”宋居亦不敢再惹这位爷了,赶紧将手里的资料递了上去,蔡居诚哗啦啦一通翻,脸上的表情变幻莫测,最后定格在了一言难尽那个挡上,“就一个……甚至算不上流量的……鲜肉?”


  这人的资料实在是太干净了,拢共也就是拍了几份杂志硬照、接了几部不怎么出名的剧的配角这样,微博的粉丝数甚至还杠不过一个网红。这所有资料看下来,唯一能让人满意的大概只剩他那张脸了。


  这个邱居新走的不是时下最红的奶油小生的路子,也不是大叔系,连小言里最受欢迎的痞帅类型都跟他搭不上边。蔡居诚顿住了要翻页的手,仔仔细细打量了一下这张硬照,他穿的是很随意的白衬衫配西裤,他的头发被发胶固定向后梳,挺直的鼻梁上架着一副金丝镜,手上捧着一本很厚的书,靠在窗台上,光从他身后打来,把他身体的线条衬得冷硬,一如他冷漠的脸。


  啧啧,一股子禁欲冰山的气息。


  蔡居诚皱了皱眉,不确定地往前翻了翻,再次扫过第二性别那一栏,写的是O没错。我靠,现在的O都长得那么有攻击力了吗,那让那些奶油小生A怎么混下去啊。


  宋居亦小心翼翼地打量了一下他的表情,见他脸色总算缓和一些了才开口:“师父说,新进圈子的O不方便跟不熟的A搭戏,就想找师兄比较稳妥,都是自己人嘛。”


  把一句“A?”咬住咽回去,蔡居诚才想起来他指的是自己,继而想起了现在的身份。这一招出得巧啊,一记猝不及防的左勾拳打得他只能咬碎了牙往肚里吞,连一点反驳的理由都找不出来。


  “既然是师父说了那我就接吧,本儿是什么类型的?”蔡居诚把资料丢到一边,这才从资料袋里抽出了剧本,封面上初号的《金顶记》就已经让他的太阳穴突突地开始跳,连带着右眼皮也一起跳。


   宋居亦都有点不忍心告诉他真相了,咽了咽口水艰难地开口:“是……穿越剧,然后大意是男主穿成了个道士,还是个无脑反派,一天到晚嚷嚷造反被人搞进青楼去了还成了花魁。完了他还有个白莲花师弟,一心想着救他师兄出来,最后幸福快乐地在一起的……故事。”


  “…….我靠。”蔡居诚沉默了半天,非常真挚地挤出一句以表惊叹,“这编剧,脑子里都能撑船了吧?”


  “这个脑洞是大了点……”宋居亦还没说完就被他打断了:“我是说他脑子里有水!”蔡居诚指尖弹了弹那本剧本恨铁不成钢地咬牙切齿道:“这是什么垃圾剧本,撒把米在键盘上给鸡啄出来的东西都比这玩意儿好!”


  “我也没办法呀师兄,”宋居亦不得不承认他看见这剧本的时候也被雷的外焦里嫩,“是小棠写的,不行就让他再改。”


  “师父带了他那么久就带出个这种货色。”蔡居诚叹了口气,“什么时候去剧组报道?”“明天。”“……”蔡居诚连骂人的心情都没了,挥挥手表示知道了,以最快的速度窜回家就一股脑往行李箱里塞遮盖素。


  


   第二天宋居亦看见挂着倆掉到地上去的黑眼圈的蔡居诚时被吓得不轻:“师兄你这是失眠了?”


  “闭嘴,开车。”蔡居诚把箱子塞进后尾箱,大爷似的坐上了后座,从兜里摸出了手机就开始刷。他依照惯例看了看自己的几个站,却发现有点不对劲:“哎,你还记不记得那个叫‘初坎’的站姐?”


   宋居亦想了想:“她不是你大站的领军人物嘛,上次跟别家粉撕起来的时候战斗力最高的那个。不过一个女孩子居然战斗力那么高,谅我混了那么多年圈,这种用文言文跟人撕还撕得有理有据让人无从反驳的我还真是第一次见。师兄你怎么忽然提这个?”


   蔡居诚皱了皱眉,又刷了几层楼,无一不是在呼唤让“初坎”解解回来的:“她好像……脱粉了。”


  “woc不会吧,她给你砸了这么多软妹币说脱就脱?这多对不起钱呐?”宋居亦吃惊得差点把油门当刹车踩,他是没富过,从来都没搞懂过这些富婆们的少女情怀。


  蔡居诚本来就是走实力派这个路子的,演技无可挑剔再加上他那张完全不输给流量明星的脸,粉丝量大得惊人,年龄段上至九十九下至九个月都有。但能痴迷到像“初坎”那样的还真没几个。


  “初坎”算是他最早的一批粉丝,从他参加最初的选拔类节目的时候就已经在了,先是砸了几百万让他顺利成了第一C位出了道,然后还带头建了他第一个站。这姑娘说来还神秘得很,次次见面会都不错过,转头站上就出了蔡居诚的高清大图,但蔡居诚一次也没见过她。她在蔡居诚每一条微博下面留言,蔡居诚也不时翻几次牌子,不过最近三条微博下面的热评都没再见过她,又在论坛上刷到让她回来的内容,蔡居诚才想到她是不是脱粉了。


  其实说他一点也不在意这倒不可能,“初坎”大概是他最熟悉的粉丝了,虽然没见过,但也挺聊得来,最主要的是这姑娘的性格好,不招黑还挺理智的,也不会好奇心太旺盛。现在她忽然脱了粉让蔡居诚有点猝不及防。


  蔡居诚啧了一声,把手机放进了兜里,扯了扯套在脖子上的枕头趁机补个觉。


  等他去到剧组的时候邱居新已经到那儿了,正试着服装,服装特效组的人往他头上招呼着发片之类的,在老北风里蔡居诚看着他都出了一身汗。


  邱居新似乎听见了响动,稍稍偏了偏头往这边扫了一眼,蔡居诚被他这一眼看得脚步一顿,心里迅速划过一个念头:这小子肯定能红。


  他当时看邱居新的硬照的时候他的眼神分明是淡漠中带着些敛住的攻击力的,但他刚刚的一眼中有执念也有热切,以及掩饰似的冷漠。他已经开始入戏了。


  蔡居诚好久都没遇上个这样的人演对手戏了,当即浑身的热血就被调动了起来。他径直走向邱居新,主动向他伸出了一只手:“蔡居诚。”


  邱居新抬起的眼里满满都是他的倒影,蔡居诚见他像是不太熟练地牵起了嘴角,勾出一个有些僵硬的笑来:“师兄。”


  蔡居诚被他握着的手一僵,他没料到他这么快就多了个便宜师弟,但他脸上一闪而过的不快迅速地被掩埋下去,若无其事地抽回手,转身进了换衣室。


  邱居新看了看被蔡居诚握过的手,手心里还残留着他的温度。


  他打开了手机,熟练地登上了微博账号。前几天他一直忙着准备这部戏没来得及看,果然私信多到爆炸,全都是Q他跪求不要脱粉的。


  他暗自觉得好笑,这些小姑娘的想象力未免也太丰富了些,他就算退了饭圈也不会退蔡居诚的后援会。不过因为挨个恢复太麻烦了,他干脆发了条微博:“没有脱粉哟!这辈子只爱菜菜啦!(づ ̄3 ̄)づ╭❤~”


  “邱师兄!”萧居棠气喘吁吁地跑来,“你、你发了宣传的微博没?”


  邱居新一愣,这几天给忙忘了,只好切了另一个微博账号上去,在他退出的最后一秒钟弹出了一条消息:“‘蔡居爆’关注了你的微博。”


  他几乎要笑出声来,不过他多年的面瘫技能被练得炉火纯青,早就能装得无事发生,近乎严肃地在他空空如也的“大号”上发了第一条微博:“《金顶记》开拍,跟师兄合作非常开心。@蔡居爆”


  蔡居诚紧跟着转发了这条微博,只配了个小黄豆,是一个呲牙笑的表情,不过评论瞬间刷上了999+,其中一半是问邱居新是谁的,还有在扒编剧的,更多是问蔡居诚为什么忽然接了个电视剧。


   邱居新连忙切了他的另一个账号,熟练地在下面评论:“超期待菜菜这次的表演!菜菜要加油哦!为你打电话♥(๑> ₃ <)♥”


  蔡居诚看着微博忽然弹出来的消息,一眼就看见了最上面的“初坎”的留言,脑子一抽,给回了个“ღ( ´・ᴗ・` )笔芯”,然后又惹得粉丝们一阵尖叫。


  他换好衣服出去,邱居新已经全副武装好了,站在场景最外边的石台上,一阵风过,撩起了他黑色的道袍下摆,真有种要乘风而去的仙气。


  蔡居诚忽然觉得,或许这个剧组并不是那么难待,尽管编剧脑子里缺根弦。


  但事实证明他还是太天真。


TBC

占坑

企图用段子假装更新了

        这世间,最难守的东西,是“本心”二字。
        项少羽不求本心,但守一人。以前是谁,现在还是谁,从某种意义上,也算是“本心”。或许他所思所想纷繁复杂,但目的从来都是纯粹的,那就是光复楚国,就算到后来,也不过多加了一条,让身边的人平平安安。
        荆天明则不一样,还是个小屁孩的时候,他单纯地为了生存而努力,可到了少年郎的年纪,他需要操心的事情一下子多起来,诸子百家与秦国的矛盾,他的无能与墨家巨子之位不匹配的矛盾都压下开,压到他的肩膀上。夜深人静的时候,荆天明未尝不痛心于自己的无用,即使白天脸上笑得再开心,也不能抹去他曾在榻上流眼泪的事实。
        这两个小孩儿不过都是十几岁的年纪,却要承担巨大的责任,说到底,还是因为长在乱世之中,身不由己。
         因为同住一间卧房,是以项少羽了解荆天明的慌张,不仅了解,而且明白,更是理解。



秦时羽明是我最初喜欢的cp啊…

白宋可逆不可拆:

继续改图加图,戒指啥的激动人心啊啊啊,画风学得不像还是挺诡异的,就这样吧,改不动了,p2加图。话说腾讯搞活动一不小心买了太多券,真的是不小心点错orz希望漫画不要停。

只是当时已惘然

      很多年后,项羽在乌江边,见到了荆天明。他想来搭救他。
      那条船足够宽大,装得下项羽和乌骓,甚至还有余地。
     可装不下项羽的骨气,他的豪气冲上云霄,足以在史册上留下重重的一笔。
    于是项羽假装没有认出荆天明,说出了不肯回江东的话语。死之前,还亲手割下自己的头颅。
    就这样吧。和高月好好在一起。事到如今,对侠道的向往,早就被他放下了。
   

    荆天明好像看到项羽对他行了一个告别的礼,还带着点儒家的影子。
   风呼呼地刮起来,荆天明桨一撑,赶在汉军来之前离去。
   至此,他与项羽的缘份便沉在乌江底,好像一个苦苦挣扎的灵魂在水中扑腾。不甘、怨恨、悸动、欢喜,都凝聚起来,与楚大夫遥遥对望。
   暴秦无道,以生民为刍狗,天下英雄群起而攻之。荆天明走的是侠道。侠者,以救世为己任,却只能助别人夺得江山。
   墨家追随贤者,贤者难得,于是退而求次,只求是个王者。
   项羽贵气天成,本是极好的人选,但这贵气中带有末代王族的气息。是以墨家选择了又次一等的刘季,取的是他有聚集贤才的能力,足以担任开国的君主。
   但荆天明私心里属意项羽。他想看那个男子威风堂堂地坐上宝座。座下是跪伏的满朝文武,光复楚国,了却心愿。
   他还想看少羽平安地活着。
   平安喜乐,功成名就,少羽如何选择,他就如何追随。
   可是成王败寇,今后那汉王,还不知会怎样涂改史册,也许黑墨一泼,前朝之事便乌烟瘴气。刘氏阿三或许有些好处,但无赖的气息终归藏不住。后事如何,实是难料。
    夜渐渐深起来,阴云在天上翻滚,风声大得如同怒龙烈吼,隆隆尽是雷声。刘邦的军队围住项羽的几百部下。片甲不留,大获全胜。依稀间,还有人在调笑般地唱起楚歌。桨拍水的声音与歌声交织着。水面上好像又显出了某个熟悉的面容,一圈波纹荡开,定格在年少的模样。
    荆天明蓦然停住,船向前悠悠地滑动,但那个人却和落入水中的剑不同,始终在离他仅有一步之远的地方。
    他扔了桨激动地向前,想要掬起水中的影像。李,即使船随着他的动作倾覆,他也浑然不觉,只是拥抱着怀中的幻影。
   

    从前年少的时候,不懂珍惜宝贵的时光,如今它逝去了,才惊觉过去的美好。于是年少的时光就是这样,不知不觉就过去了。
    后来,若有人问起荆天明:“你最喜欢去过的哪个地方?”,他便会带着自得的笑容告诉他:“是机关城和小圣贤庄。”和我们一起走过的荒野。
    因为有你在身边呀。身处其中的时候不觉得有什么特别,现在回头再看,才发现有什么东西在那时候埋下了种子。
    重要的是,他们还在一起,没有分离。
   

     高月曾数次看到荆天明在月下摆一碗酒,听到他喃喃地低吟着什么。
     很久很久以后,久到她的乌发成白,岁月才让她明白荆天明口中的喃语。
      是凄楚的篇章,吟诵着死别。
      是一句“归去来兮。”

   

【我知道我有病】之妄想症 (1) 乔叶

      “英杰啊,告诉你一个消息哦,我有喜欢的人了。”乔一帆握住电话,缩在病床的角落里,声音细如蚊蝇。
      “对,是我提过的前辈……他很好,虽然喜欢抽烟,但从来不在训练室抽……别这么说,他只是嘴上喜欢开嘲讽,其实心地很好……对,他退役了……我为什么要退?因为我想休息一年……我不想你这么天才啦,想去学点儿什么,到时候年纪大了要去挣钱啊……好了好了,说不定会去公会……总要有人养家吧,我想照顾前辈……”
……………………………
…………………………
…………………
……………
………
……

     “他一直就是这样吗?”叶修翻着手中的病历本,向身后的另一个人问。
      王杰希向乔一帆看一眼,无声地点了个头。
     “怎么想要换我来接手?他在你这里治不好?”叶修冷不丁问了一句。
      王杰希正走向房门,乍听到这话,愣了一愣才答道:“只是院长给我安排了别的任务。”
     叶修回想了一下:“是那个高英杰?我记得他和一帆是朋友。”
     “这么快就喊上一帆了,这孩子合你眼缘?”王杰希一边点头一边问。
     “ 说不上来”,叶修习惯性地摸兜想要掏一支烟,蓦然想起他还在医院里,只好又讪讪地放下,“就是有点亲切。”
    王杰希笑了笑:“那祝你好运,不过告诉你一件事吧,一帆的前辈,叫做叶修。”
    还没等叶修有什么反应,他已经把门带上,脚步声渐渐远了。
    什么意思?莫名其妙……

    一般来讲,不是所有精神病患者都有狂躁倾向。但即使是精神科的医生,在接触精神病患者时也会非常小心,至少当某些患者发狂时能有人把他们按住。
    不过由于叶修比较习惯心理医生式的对谈,所以现在房间里只有他和乔一帆。
     叶修朝他走了几步,脚步声令乔一帆警觉地回过头。
在见到是叶修后,他做出松了一口气的表情。
     于是叶修也松了口气。这证明了乔一帆没有攻击性。
      但下一秒,他就看到乔一帆向他扑过来。
   

奇怪,好像有点短……不管了,发了吧……